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温岭杀医案回访副高职医生因被打转职管病历

2019-03-16 12:08:13

温岭杀医案回访:副高职医生因被打转职管病历

2014年10月25日,王云杰遇刺身亡一周年。这天是周末,他的同事们纷纷在朋友圈里为他点起蜡烛。

更多的人或许已淡忘,尽管一年前的这天,发生在温岭人民医院的杀医案震惊全国。当天,医生王云杰身中七刀而亡,另有两名医生受伤。

此案影响极大。一年过去了。这些事件的亲历者们,他们的生活轨迹发生了什么变化?一年后,医患关系是否有所改善?

钱江晚报重访这家曾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县城医院。

医生:

同事们相互关心更加团结

10月10日早上7点半,温岭人民医院的医生们已开始上班。

“这个话题太敏感了,我们不好多说什么。”一说到一年前的杀医案,多名医生这样表示。

一年来,这个话题在医院里是被刻意回避的。

80后医生赵杰(化名)在要求匿名后接受了的采访。他从医五年,父母、妻子都是医务工作者。

赵杰说,杀医事件刚发生的时候,同事们的情绪很低落,但现在已经渐渐走出来了,“毕竟这也是个偶发事件”。

在他看来,这个事件后的一年里,同事们变得更加团结,更会互相关心,“这一点变化是很明显的”。

在这家医院的内论坛里,如果有一个医生被打,大家都会留言表示关心,“比如会关注行凶的人怎么处理了,医院领导是什么态度等等,讨论很热烈。”他说,这在以前几乎是没有的。

在这一年里,这家医院至少发生过两起伤医案,内分泌科专家陈恩福,在办公室门口被病人打断了鼻梁。另一名医生则在电梯里,被醉酒的人打了。

接二连三的伤医事件后,医生们变得越来越小心。“比如对于不大好沟通的病人,交流时会更加注意,更加耐心,对一些麻烦的病人,能不收就不收了,或者推荐他们去其他医院。”赵杰如此坦言。

虽然出身医生世家,但赵杰表示,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再去学医,“如果有门路,我也想转到行政。”

“我们医院一名儿科医生被患者打过,他已评上副高职称了,现在转到行政去了,管病例档案。”一名同样不愿公开姓名的老医生这样告诉。

“现在的病人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还是很尊敬医生的,看了病会和你说谢谢,其实对我们来说,一句谢谢就够了。”这名老医生感慨地说,但现在有一些病人好像把你当成是服务员,“一些人觉得挂了号,有钱,就要用的药,你就一定要把他的病看好。可是,医生也是人,不是神仙啊。”

亲历者:

关注着嫌犯的消息

尽管已过去一年,但对于事件的亲历者而言,这依然是一道难以抹去的阴影。

60岁的王伟杰医生和遇害者王云杰同科室,他们相交多年。事发时,王伟杰曾挺身而出,被刺受伤。经过两个月的休息,他回到医院上班。

10月10日,再次见面时,已很难认出他来。与去年相比,他瘦了一圈。面对的采访,他婉言谢绝:“原因很复杂。”

他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从其他渠道了解到一些情况。

“刚回来的时候,他都不敢一个下班,因为害怕,现在好多了。”知情人士说。休息的两个月是痛苦的,一闭上眼睛,王伟杰就会想起那血腥的一幕,想起同事王云杰,有时憋得慌。“他会感到很多话没地方说。”

“他给人动过很多手术,但杀人还是次见,更何况是身边的人,所以刺激特别大。”前述知情人士说,这一年来,王伟杰也关注着凶手连恩青的消息。他有没有被判死刑?什么时候执行?有一次,王打给医院领导打听,对方说“不知道”。王又联系了检察机关,得到的答复是“院的核准还没下来。”

今年4月2日,浙江省高院二审宣判维持对连恩青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人民法院核准。

医院:

安保升级,严重医闹事件少了很多

在温岭市人民医院门口,警务室特别显眼。这是杀医案后设立的,专门应对医闹及各种突发事件。

“处置速度很快。”医院保卫处的王辉说,原先保安只有35名,现在已有70名,还增加了两个岗亭,“急诊室全天候执勤。”

王辉介绍,保安都经过严格的技能培训,配备有防刺背心、盾牌等,每次巡逻都有医护人员签字。

“看到他们心里就有底了。”一名医生说。

“可这些安全保障,是王云杰医生用他的生命换来的。”一名从医多年的老医生黯然地告诉。

此外,医院11处重点区域实行了门禁,并配置了123个警铃,遇到突发情况,按下警铃,就能快速得到处理。“安装至今已接警200多次,大多是一些矛盾纠纷,有时病人情绪激动,吵起来了,我们就过去协调化解。” 王辉告诉钱江晚报。

为使医护人员提高自我保护的能力,院方还专门请了武术老师免费教咏春拳。

“现在已经是第二期了,期人多,60个名额报名的有百来人。”王辉说,由于人数太多,教习的地点从原先的会议室搬到了武馆。

该院医改处一名负责人说,今年以来已收到患者投诉60多起,这个数字和前几年差不多,但严重的医闹事件少了很多,“以前来拉横幅、摆花圈的不少,但是今年以来很少看到了。”

被害人家庭:

老父去世,女儿出国

王云杰遇害,受伤害的无疑是他的家人们。

“谢谢你们这么有心还记得。”王的妻子这样说,不过,她婉拒了钱江晚报的采访,“心情很不好。”

从其他渠道了解到,医院将王的妻子安排在下属一家医药公司工作。王云杰家境一般,在市区建了一所民房,出租了一些房间。房子是贷款造的,王家现在每个月还在还贷。

去年事发时,王云杰的女儿还在读高三,现在她已跟着亲戚在国外求学。

“她想离这个地方远一点,心情会好一点。”王云杰的一名亲戚这样说。

王云杰的父亲是温岭当地的一名老干部,王云杰遇害那天,他正在医院看病。

“一开始,大家都瞒着他,说王云杰出国了,出差了,但后来瞒不住了,因为以前王云杰经常去看望父亲的。”上述人士说。今年初,王父去世。

同事们都说,王云杰医术高明,为人和善。“他的手很巧,很多高难度的手术,杭州上海的医生不敢做,他敢做还能做好。”同事们说,这样的医生遇害,对病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同样,对于行凶者连恩青的家庭,这也是一个悲剧。10月10日,再次来到这个村子时,连家大门紧闭。

连的家人正在煎熬中等待对连恩青的判决。


泰安桃树苗
滨州聚氨酯筛网价格
压缩垃圾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