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普华与中标分手国产操作系统市场呈现新格局iyiou.com

2019-03-11 15:47:35

普华与中标分手 国产操作系统市场呈现新格局

2016年开年,普华软件和华东所以2.2亿元高价转让中标软件50%股份(其中普华46.5%,华东所3.5%)的花开堪折直须折,成为国产基础软件圈里被热议的话题。接盘方一兰科技是一家2014年成立的高科技企业。从此普华与中标撇开了理不清的既是股东、又是竞争对手的关系,桥归桥、路归路,各自发展,两不相干。

源起:一面红旗的倒下,给普华和中标带来的机遇和变数

普华基础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华软件)与上海中标软件有限公司(简称中标软件)能有今日之变,还要从2014年说起。2014年初,也是在寒冷的冬天,国产基础软件圈里发生了一件颇受关注的事件,那就是中科红旗员工讨薪,在工信部门口拉起了横幅。从此国产操作系统阵营里的一面旗帜中科红旗就这样倒下了,员工解散,资产清算。站在竞争对手的角度,这件事倒是给普华和中标都带来了发展的机遇。

普华原本没有操作系统,中科红旗清算之后,普华开始接收中科红旗的团队,包括研发、技术支持和销售人员。从此,普华有了操作系统产品。2014年8月,中科红旗资产拍卖,普华是主要竞拍方之一,普华的竞拍对手就是终接手红旗的五甲万京。

拍卖当天,双方在1862万元的底价上,按照每次增加100万元展开竞购。普华软件一次给出了3762万元的报价,五甲万京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100万,即3862万元,普华决定不再加价。终,五甲万京获得了中科红旗的资产。当时,媒体对此事的评价是,普华软件遗憾出局。那个时候,业内普华软件是中科红旗接盘者的呼声不绝于耳,并且中科红旗的很多员工也这样认为。

红旗一度是业内公认的能够代表国产操作系统实力的一面旗帜。对中标而言,红旗清算也给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中标软件成立于2003年,股东分别为:中国软件与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软),是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CEC)控股的大型上市软件企业;普华软件,是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CETC)整合集团优势资源投资设立的,注册资金2.89亿元人民币;还有一位股东是华东计算技术研究所。红旗的衰落也并非一朝一夕,从红旗开始呈现出颓势,普华尚未组建团队,市场上没有和中标体量相当的竞争对手,需要采购国产操作系统的用户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选中标,中标在这个阶段迅速发展。目前,已占国产操作系统市场的半壁江山。

其实,从2014年普华软件对外正式宣布做国产操作系统以来,普华软件对中标软件来说,其身份和地位就变得有点尴尬,既是股东,又是竞争对手。也许从那时起,普华软件就已经萌生退意,要专注于做普华自己的操作系统。

由于历史原因,CEC和CETC各自出资一半(华东所也是CETC的下属单位)投资中标做操作系统,原因当然是看好自主可控市场,希望能够从操作系统层面,更好地配合旗下软件信息企业开展业务。但CETC的这一目标始终难以实现,感觉对中标难以驾驭。比如,普华已经控股人大金仓数据库,从整合效应来说,

CETC肯定希望中标操作系统可以更多地与人大金仓绑定,但在实际业务中中标操作系统还是更多地和达梦数据库(CEC旗下基础软件企业)绑在一起。

与其受制于人,不如有自己的操作系统,笔者认为,这是普华做操作系统产品的初衷,也是今日转让中标软件股权之变的起源。

从公开的财务信息来看,中标软件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都还没有实现盈利,普华的这笔投资在过去12年中难以实现投资回报,但仅此次股权转让一项,就能收回所有投资,并实现投资盈利。

机遇:一面旗帜倒下,总要有另外一面旗帜接替。中标、普华,谁执鹿耳?

如果中科红旗能撑到今天,会不会卖更多的钱?当然,这个假设不成立,若中科红旗能撑到今天,就不会卖了。

虽然自主可控市场一天比一天受关注,但是这个领域里的企业还是一如既往地亏损不赚钱。即便如此,笔者还是认为,今天国产基础软件的市场环境和两年前不同了。

安全可控一直是国家强调的,近两年,政府部门出台的相关政策越来越细化,甚至给出了国产化替代的时间表和替代比例。比如,银监会规定:到2019年安全可控信息技术在银行业总体达到75%左右的使用率。这是公开出台的政府文件中首次对自主可控的目标做出明确规定。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发布中央机关采购计算机禁止安装win8系统。《国家安全法》第25条有明确规定,要实现络和信息核心技术、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领域信息系统及数据的安全可控。看到这样的市场机遇,国产操作系统市场开始有纯粹的民营企业、民营资本义无反顾地自愿加入进来。

除了对自主可控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国产操作系统企业已经可以从资本市场获得投资回报了。眼前普华能够通过转让中标股份从而获得投资收益,就是的佐证。

这次接手中标股份的一兰科技不仅是一家2014年才成立的新企业,并且起初的业务在于金融信息化。2.2亿元!如此大手笔的投入,肯定是看好国产操作系统市场,看好中标未来的发展。我们再来看看一兰科技的母公司:一兰投资集团。一兰投资集团是一家涵盖私募基金、商业投资、信息科技三大业务范围的综合性管理单位,旗下有主营基金管理、投资担保、科技信息安全、艺术品投资等业务。也就是说,一兰科技从成立之初,身体里就流动着资本的血液。资本的运作方式,大家是懂得的,一定不会单纯地靠做实业去实现投资回报。

前景虽好,但是还是那句老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多年来靠国家扶持,还没有自我形成良好的造血机制。红旗的倒闭就是的例证。有一兰科技这样的民间资本介入这个市场,应该是国家希望看到的。对于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需要长期的投入,一味依靠国家是不现实的,探求社会资本的路会让国产操作系统从其他途径获得资金来源,更利于行业发展。纯靠国家投入,出不来像Windows那样经得起市场考验的产品,那企业你就自己去市场摸爬滚打吧,你长起来没夭折,总有一天能出来个经得起市场考验的产品。

同时,与基于开源技术发展基础软件不同的,似乎还有另外一条曲线救国的路线,那就是CETC与微软成立合资公司,为中国政府和国企定制Windows10。既然你说你开放,那你就开放出来看看我能不能用。这似乎也能给难以一下子成熟起来的国产桌面操作系统一个过渡的阶段。微软若真能开放代码,那我们就能直接学习到先进的技术;还能利用微软丰富而庞大的生态系统,解决目前国产操作系统桌面缺乏应用生态的瓶颈问题;利用微软的渠道获取市场占有率;学习微软的专业化管理。

虽说目前CETC与微软的合作还不知道普华是否会参与,但普华似乎是有机会选择两条发展路径的企业:既可以做完全自主的操作系统,也能走一条折中的路线。若政府和国企真能采购合资企业做出的安全、可控的Win10,这也有利于CETC与微软的合资企业迅速占领市场,毕竟用户的使用习惯在那里。合资企业也能快速建立起自己的生态体系。

普华与中标撇清,未来国产基础软件阵营里又多了一个国家队,再加上一些民营企业,究竟谁能成长成一家有市场化运作能力的企业,谁能做得出经得起市场考验的产品?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期待,并且期待得太久了。从今天的市场格局来看,普华和中标的体量接近。一面红旗倒下,总要有另一面旗帜接替,中标和普华谁能成为那面新的旗帜?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赛迪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赛迪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对其真实性负责。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也就是说。

医美的过度医疗该如何定义
公路运输_公路货运_公路物流-公路运输头条新闻资讯
2016年海口家居E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