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趕集網反思定位搖擺發展軌跡陷入惡性循環

2019-05-02 06:51: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當70年代,杰克特勞特和艾里斯提出了定位思想時,整個世界為之瘋狂,雖然,時至今日,新的理論成出不窮,但定位始終是企業遵循的基本的運營思想。簡單的講,定位就是要清楚在什么時間該做什么事,然而,大部分企業都很難做到這一點。

对企业来讲,讲求定位自然是好的,但忌讳的是定位摇摆不定。58同城上市之后,赶集就开始寻找新的市场定位,先是集中精力投身于开辟招聘市场,但效果并不理想,所以年后又开始将目标锁定在房产业务,然而,这种大方向的调整导致此前招揽的一大笔招聘行业人才不再受到重视,因此负责招聘业务的高管及团队出现离职潮,包括招聘产品负责人、华东招聘负责人及团队等均已离职。

事实上,赶集的高层人员流动一直困扰其发展的严重问题。我们可以简要回顾一下,过去3年多时间,都有哪些高层从赶集离职。

2011年3月,在与58同城疯狂进行广告大战之后,因广告策略错误被竞争对手利用,市场副总裁邓漫、SEO副总裁吕英建、SEO总监郭彦景相继离职;

2011年底,因资金链危机,产品负责人焦可出走;

2012年3月,同是由于资金问题,团购业务被砍,赶集进行了一番大裁员,期间,入职不到一年的副总裁陈旭离职,同时产品负责人霍亮等也前后离职;

2012年6月,因对短租等业务的决策反复,意见没法统一,副总裁陈驰、副总裁王连涛同时离职,并且创办了与赶集旗下的蚂蚁短租直接竞争的小猪短租(目前小猪短租已与58同城达成战略合作,负责58站下的短租业务);

2012年8月,行政人力资源副总裁蒋北麒悄然离职;

2012年10月,因对移动业务的决策混乱,移动端进展缓慢,负责移动业务的副总裁王振华辞职而去;

一个月以后,2012年11月,营销副总裁叶兵辞职;

2013年8月,负责渠道的副总裁孙仕远离职,同时离职的还有赶集华东、华南及北方区的多位渠道总监;

消息,2014年4月,因针对前程无忧和搜房的新一轮广告大战效果未达预期,直销副总裁刘扬已经离职,负责整个销售体系的高级运营副总裁刘洋被排挤。

企业高层不稳定的坏处就是会将工作推倒重来,新领导上位往往会推翻旧领导的工作成绩,并用自己的方法做事,通过否定前任来塑造自己的权威,而已经适应前任领导工作习惯的下层员工不能不放弃过去的工作方式去重新适应新任领导的工作作风,这个进程严重影响工作效率,常常会拖慢既定的宣扬计划,若新领导与下层融合不顺利,甚至会导致底层人员军心涣散。赶集的病因或许正是出在此处,不然现在率先完成上市的可能是赶集,而非58。

除了内部军心不稳,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困扰着赶集,那就是资金问题。

四月份盛传赶集在寻找新一轮融资,而消息显示,融资进程并不顺利,面对扑朔迷离的分类信息市场,和对赶集的战略摇摆,投资人普遍失去了信心。从赶集的前几轮的融资历程来看,除蓝驰创投在B轮进行跟投以外,其他风投均未进行跟投,这不免会让潜在投资人感到担忧,前几轮投资人领投是对企业新一轮融资的支持,实在不能领投,跟投也是可以的,但赶集的实际情况却有些糟糕。

在新一轮融资未到账之前,赶集已开始谨慎用钱,不再像年初时的疯狂砸钱投广告,目前的账面资金仅供维持公司平常运营。伴随着年初时的战略调剂,赶集再度开启疯狂烧钱模式,根据年初的规划,今年会投入亿元到招聘和房产领域。年初时赶集投入了近2亿元的广告营销费用,近期的广告投放均为年前投放的后续执行,并没有新的广告投放追加。

赶集年初可能有着高举高打的计划,通过大规模的广告投入,吸引新的投资人进入,所以我们看到了在季度的赶集广告的疯狂,而在4月份就传出了寻找新一轮融资的消息。不过,赶集未能成功撬动资本杠杆,在出现资金链断裂之前,只好暂时勒紧裤腰带的坚持下去了。

赶集的问题核心是并未能准确的向资本市场传达出其想做什么的意思。虽然,大家都知道赶集想加入到招聘和房产领域,但怎样做,效果如何,前景怎样等问题的答案还只是空中楼阁。分类信息已不是朝阳行业,投资人不再会为新概念买单,而是更佳看重实际成果,在业界普遍开始唱衰分类信息行业时,赶集需要用什么来证明自己。

杨浩涌的战略清晰,主攻低端招聘市场,房产以移动端为主。不过,低端招聘市场真的有那么大发展空间么?若真有,在招聘市场已出现瓶颈的前程无忧和智联招聘为何不去探索,而新兴的猎聘更是直接锁定高端招聘市场;另外,移动端已是行业主旋律,赶集房产移动端不见得比搜房的更好。所以,要说服投资人,赶集需要做更充分的准备,现在这些远远不够。

市场已经没有给赶集留出充足的试错空间,出现定位摇摆的现象更让投资人难以对赶集保持信心,赶集已露出陷入恶性循环的征象,现在需要停下来认真反思一下,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做。

盆腔炎有什么症状我们要了解
女性运动不当易引发妇科疾病
灌南县财政局一学二论三认识
分享到: